•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供應產品 > 石雕獅子_石獅子圖片 > 石雕獅子之南北石獅子有什么區別呢
     
     

    聯系我們

    • 嘉祥長城雕刻有限公司
    • 電話:13791739397
    • 傳真:0537-6855252
    • 郵箱:13791739397@163.com
    • 網址:-
    • 地址:嘉祥縣長城雕刻廠
     
     
     
     
     

    石雕獅子之南北石獅子有什么區別呢


    發布時間:2013-12-28 08:00:34 閱讀:18813

    造型多樣的中國獅子雕刻藝術

      

        摘要:中國的獅子雕刻藝術起始于兩漢時期,歷經兩千多年的吸收、融合與創造,已經形成為形態各異、種類繁多,帶有中國獨特風格的石雕獅子藝術大家族。兩漢南北朝時期,石雕獅子造型多為矯健雄強的辟鄧行獅隨著佛教藝術的傳播,蹲獅造型開始出現在北朝佛窟中。唐代時期蹲獅造型開始流行,并由此形成中國獅子造型的基本模式.

    宋代以后,石雕獅子文化進入民間,其藝術形象滲透于民眾生活的各個方面,獅子雕刻造型藝術亦呈現出多樣化的面貌。石獅子藝術形象廣泛出現于雕塑、建筑、繪畫藝術中。石雕獅子

        關鍵詞: 石雕獅子雕刻;造型風格;多樣化;民間獅子

            中國地域遼闊,歷史悠久,各地文化習俗和生活方式各不相同。因此,不同時代和不同的地域與民族,根據自己的理解和需要而創造出不同風格的石雕獅子藝術形象。中國的石雕獅子藝術可謂豐富多彩,漢唐以來,各代藝術家為我國留下了眾多的、風格各異的獅子造型,包括雕刻、繪畫、舞蹈等藝術形式,其造型藝術被廣泛的用于陵墓祠堂、寺院佛窟、宮廷建筑、日用品裝飾以及其它一些工藝品中。從造型風格上看,有帶翼行獅、立獅、蹲獅等;從質地用材上分,有石獅、鐵獅、銅獅、陶獅、玉獅、木獅、布獅、泥獅等;從表現手法上有雕、刻、塑、畫、舞、織、繡、剪、印、染等.

      石獅子形象;從用途上分,有鎮陵獅、守門獅、護法獅、栓馬獅和用于建筑構件和實用器物的獅子造型;從地域上來說,中國北方獅子與南方獅子在造型風格上也存在著差異;在價值取向和審美形態上又有官獅與民獅兩大類。由此可見,中國獅子的造型藝術,種類繁多、風格各異、千姿百態、妙趣橫生、用途廣泛,算的上一個大家族。千百年來,中國獅子造型藝術經過不斷地吸收、演化和再創造,生命力始終十分旺盛,反映了中華民族的精神氣質,是民族文化的組成部分,成為中華文明的一種象征。

        從漢代到明清,歷經兩千多年的演變,中國的各代藝術家們把西域真獅形象與中華文化的傳統審美觀念結合起來,創造出種類繁多的石獅藝術形象。在獅子造型藝術上,呈現出風格各異的時代風格和造型特點。花崗巖獅子

                      一、矯健雄強的行獅

    中國早期的獅子造型與真獅有很大的距離,根據考古資料,中國于東漢年間開始出現獅子造型藝術,并且是以“帶翼行獅”的形象出現的中國并不出產獅子,兩漢南北朝時期,由西域傳人的真獅數址有限,大多飼養在帝王宮苑中,一般人是見不到的。藝術家們只能參照書籍的記載與傳說,發揮想象,融入了老虎等猛獸的形貌特征而創造出來的一種神獸。石獅子雕刻

    中國古代傳統造型藝術中,常將多種動物特征集中在一起,創造神異動物,如:龍、鳳、石雕麒麟等都是如此。早期行獅造型與傳說中的神獸狡倪、符拔、辟邪、天祿、麒麟具有某些相同的特征,形象差別不大,很難分清,叫法不一?!稜栄?middot;釋獸》:“狡愛如貌貓,食虎豹。’,郭璞注:“即師子也,出西域”?!赌绿熳觽鳌肪硪?“貔貅似野馬,日走五百里。”郭璞注:“貔貅,師子,亦食虎豹”后代所以多雕刻石雕貔貅鎮宅聚財。

        漢代與南北朝時期的石雕獅子一般呈立狀或行進狀,多配有翅翼、虎爪和羊須,其造型為中國傳統神獸的“s”形.多建于陵墓墳宅之前,作為神道上的神獸常與其它動物石像排放在一起,使人望而生畏。這時期的石獅雕刻只限于皇家貴族使用,還沒有進人民間。帶翼行獅造型威武矯健、張嘴吐舌,古樸挺拔,昂首挺胸、緩步徐行,蘊含著一種動態美和原始神性。這種行走姿態的造型,從東漢到南北朝500年間,成為石獅造型的一種定式,是早期獅子的重要特征。我國山東嘉祥縣武氏墓祠前的行獅與四川雅安縣高頤墓前的行獅就是于東漢年間建造,并有準確紀年。‘現在保存最完整的,唯一可以了解我國早期獅子造型的,就是高頤墓前的了。高頤墓位于四川省雅安縣東約八公里的姚橋村外,現存石網一對,石碑一通、石獅-對。網身正面刻隸書‘漢故益州太守陽平郡武陰令北府承舉孝廉高君字貫方’二十三個字。碑文模糊不可讀,據殘存文字,知是東漢先帝建安十四年(公元209年)建造的。漢白玉石雕獅子

    石閱和石獅造型優美,雕造精致,保存完好、行獅軀體修長,頭部高昂,胸膛堅挺,動勢夸張,身體刻滿卷云紋,配以雙翼,有一種力的美感,極具藝術感染力“藝術家以簡潔的于法,塑造石雕獅子徐緩穩健的動勢和脾院一切的雄姿,而又感到它的敏捷、機警和巨大力址,從而突出了獅子威猛、雄強、矯健的特點。在刻畫其基本特征上,適當的參用了夸張手法和神瑞化裝飾,達到了樸拙、渾厚而又生動的藝術境界。中國早期石雕獅造型多肩生雙翼,有西亞地區翼獅雕刻的影響,另一方面也與漢代時期飛異“羽化”的思想有關,人們認為只要能羽化,乘上翼獸,就可以升天成仙。

        南朝帝陵前多用石雕天祿或石雕麒麟,帶角者統稱麒麟,雙角者又稱天祿,分別放置于帝、后陵前。無角石獸又稱辟邪,用于王侯貴族墓前。“天祿見于《孟子·萬章下》,本意是指上天所賜的福祿,但因為麒麟也叫天鹿,正好諧音天祿。辟邪則見于《急就篇》,是與‘除吉兇’連言,本來是祛除邪魅的意思”。中國獅子在梁代時期開始分出雌雄,兩者之間一般體量大小不同,雄獅體型更壯一些,雌獅肌肉較豐滿,動勢小一些。于南京市和丹陽市附近的南朝石獸,其體型巨大,都是由整塊巨石雕鑿而成,高兩到三米,長達三四米。雕刻精美,昂首張口,吐出長舌貼著前胸,強調了獅子寬大雄壯的胸部,步履跨幅更大,突出強勁的動 

    態,更具崢嶸的氣勢和雄偉的氣魄。這一時期的行獅,造型概括、洗練,從大處著手,堅實厚重,強調整體效果,重在神似,突出獅子威猛的精神氣概。鑄造于北周廣順三年(公元953年),現存體積最大的河北滄州“鎮海吼”鐵獅子,通高5. 48米,通長6. 5米,寬3. 17米,總重達到29. 3噸。鐵獅頭部鑄“獅子王”三字,氣勢雄壯,造型偉岸,鑄造工藝極其精悍。石雕獅子花崗巖材料制作 

        唐代石雕行獅相比前朝,趨于寫實,但是仍按照中國的審美觀念和標準進行創造改變獅子形象。早期外來風格消失殆盡,漢代南北朝時期流行的獅背上的翼翅已經去掉,頭上的飾角和身上的裝飾花紋亦已消失,受印度佛教獅子影響的吐舌狀特征到了唐代被改為咧嘴露齒。唐代西安順陵之前的一對行獅用整塊巨石雕琢而成,其雌獅在前,雄獅據后,造型高大雄健,體量巨大,前胸寬大堅實,四肢粗壯有力,前肢向前闊步邁出,動勢雄渾博大,其內在氣勢極具震撼力。宋元時期的獅子造型趨向世俗化,這個時期的行獅收胸低頭,失去了唐代的那種威武凌人的氣勢,獅子身上的野性和神性都已減弱,世俗的人性得到加強。明清時期,中國的石獅的造型已經完全程式化了,造型以蹲獅為主。道觀石雕獅子

                    二、雄風大氣的蹲獅和臥獅子

        印度佛教獅子造型隨著佛教傳人,而進人中國,石窟藝術得到了發展,作為“佛為人中獅子”,出現在石窟之中。“從考古出土的文物資料看,獅子的自然真實形象和傳播獅子形象的佛教藝術,是沿著絲綢之路逐步由西北向南方延伸的,愈近西北,西域味和獅子的真實形象越濃,愈接近南方,中國傳統的神獸味越濃。北周時期中國開始出現蹲獅造型,北朝時期的蹲獅造型手法更加寫

    實,體積較小,多以浮雕側面形象出現。北魏時期的洛陽龍門石窟的賓陽洞中的蹲獅是這一時期的代表作,獅子頭部高高昂起,胸部寬大挺立,前肢撐出,身軀后仰而上提,蹲坐在佛像兩邊,舌頭上卷,仿佛發出低吼之聲,整體造型敦厚,威武雄健,充滿力量。石獅子-石雕臥獅子雕刻 

    唐代石雕獅子在藝術造型方面完成了中國化的改造,完全擺脫了天祿、辟邪獅子造型特點的影響,繼承和發展了兩漢以來佛教獅子的形式,蹲獅大量出現,相比前朝的石獅,神性減弱,但更具王者之氣,蘊含著人性味。唐1L蹲獅運用了寫實與神異化相結合的處理方法,夸張了獅子的體量,肢體特別粗大壯實,與北朝時期蹲獅不同,唐代蹲獅的中心居于后部,前肢斜伸,后肢蹲伏,胸部高聳,頭部高昂做怒吼壯,雄武有力,一副唯我獨尊的氣派。唐代乾陵的一對蹲獅形體巨大,高達三米多,整體造型更加寫實,結構明確,胸部挺立,獅頭高昂,目光炯炯,雄踞陵前,分別蹲坐于左右兩旁,氣勢雄偉,豪邁大氣。

    唐代石雕蹲獅臥獅子造型成為中國后世獅子造型的模式,蹲坐鎮守石獅成為主流,受到廣泛應用,但氣勢卻不斷減弱。唐睿宗陵前的蹲獅開始分雌雄,左雄右雌。唐代以后,由雄獅、雌獅、幼獅組成的蹲獅家族成為后世看門鎮守獅子的固定模式。

        鎮陵石獅子在宋代開始走向衰落,守門石獅以蹲踞式為主。唐朝京城的居民多居住于“坊”中,這是一種由政府劃定的有圍墻、有坊門便于防火防盜的住宅區,其坊門多制成牌樓式,上面寫著坊名字。在每根坊柱的柱腳上都夾放著一對大石塊以防風抗震。工匠們在大石塊上雕刻出石雕獅子、石雕麒麟、石雕海獸等動物,既美觀又取其納福招瑞吉祥寓意。

    這是用石獅子等瑞獸來護衛大門的雛形。宋元以來坊退出了歷史舞臺,一些有錢人家為了張揚自家的聲勢便把原來坊門的樣式簡化改造為門樓,仿象原來坊門所用的夾柱石那樣,將石獅等瑞獸雕刻在柱石上,此風被保留下來相沿成習??啼浽胤斤L俗的《析津志輯佚·風俗》一文中對這一習俗有著明確的記載“‘都中顯宦碩稅之家,解庫門首,多以生鐵鑄獅子,左右門外連座,或以白石,民亦如上放頓。’這是關于我國看門石獅出現時間的最早也是最詳細確鑿的記錄??梢哉J定,元代是我國看門石獅由宮廷走向民間的肇始。我們看到的看門石獅多蹲在一塊大石雕成的臺座上,這明顯是由原來的夾柱石演變而來的遺跡”161。宋代蹲獅形象雖繼承了唐代技法風格,但唐代那種恢宏之霸氣和凌人之威嚴都已大大減弱了,體量也逐漸減小。石雕臥獅子,蹲獅子

        宋代石雕蹲獅更具世俗情趣,脖頸之上開始掛上了鈴檔、彩帶,注重裝飾味道。石獅四肢收攏,規矩正坐,造型略顯拘謹,性情開始變得溫良馴順。南宋時期,設置守門獅子的規則進一步規范:一般雄獅居于左邊,右爪踏繡球,俗稱“獅子滾繡球”,象征著富貴權威;雌獅蹲坐于右邊,左爪撫慰幼獅,俗稱“太師少師”象征子孫發達。這種形式是中國所特有的獅子雕塑模式,反映了中國傳統“家本位”的思想,與中國傳統的陰陽辯證哲學和審美觀相契合。開封午朝門外的一對宋代蹲獅,高2. 8米,胸掛緩帶、紅纓、鈴檔,雕工精美,雄獅左爪撐地,右爪踩球;雌獅雙爪撐地,幼師抱著雌獅左腿,活潑可愛,洋溢著一種人性味。

        宋代以后,世俗文化進一步發展,獅子造型藝術進人民間,由王者權貴的象征,轉變為福祿禎祥的吉祥物,蹲獅被廣泛列置到宮廷、宅院、陵園、佛寺,其造型風格具有民俗意味。明代時期,獅子的塑造更加廣泛,其造型已經形成程

    式化,多以石、鐵、銅等材料制作蹲獅,雕鑿更寫實,注重裝飾,制作細膩,但是石雕獅子的氣勢不可與前朝相比,缺少內在的精神氣質。雕刻于明永樂年間的北京天安門金水河畔的一對守門蹲獅,可以作為明代獅子雕刻的精品。這對蹲獅,雄左雌右,側首蹲坐,眼睛圓瞪,頭部微歪,身披彩帶,頸飾鈴檔,外形雄強,氣質卻有一種秀媚之味。梁思成曾評價:“永樂、乾隆,為明、清最有功于藝術之帝王,然雕塑一道,或仿古而不得其道,或寫實而不了解其自然,四百年間,清代獅子造型己基木定型,比明代更為程式化清代李斗所著《揚州畫舫錄》中規定:“獅子分頭、臉、身、腿、牙、胯、繡帶、鈴檔、旋螺紋、滾鑿繡珠、出鑿患子”圈。清代蹲獅,其造型頭大窄胸,四肢短小,眼睛如橢圓蛋形,嘴部寬闊扁平,頭部卷毛呈突螺旋狀,整體形象有些像獅子狗,雕鑿細膩,過于繁瑣,缺少獅子雄壯威武的氣勢。明清時期的獅子藝術,雖無漢唐時期的雄風霸氣,但是隨養世俗化的發展,獅子進入民間而充滿養鄉土生活氣息,使獅子藝術形式得到發展與普及。北方石雕獅子

                    三、豐富多彩的民間石雕獅子

        漢代以來,保存至今的獅子雕塑,究其所蘊含的文化內涵和審美形態,可以分為官獅與民獅兩部分。漢唐期間的獅子雕塑作為皇家貴族和豪強權勢的象征與辟邪御兇的神獸,多用于守護工陵、鎮宅守門與佛教護法。官獅體型較大,氣勢威嚴,以此顯示帝工貴族的權勢地位,一般百姓是不能使用的。宋代以后,獅子雕塑進入I世俗化時期,開始走入民間,由神獸轉化為瑞獸,成為福祿禎祥的吉祥物,在應用上出現多樣化和普及化的發展。

        到了明代,石雕獅子雕塑己經程式化,其使用己經普及到民間。民間獅子被賦予更多的使用內涵,不僅可以避邪鎮宅、更被視為祈福納祥的象征,寓意養招財納福、如意吉祥、子嗣昌盛、事事平安等等,其內涵極其豐富。民獅造型往往不重視解剖結構,富于想象,形象多變,具有不同地域、不同時代的特征。民獅造型風格出現了南獅與北獅的區別。清代的石雕獅子應用更為普及,出現大量的獅子工藝品,民獅造型完全擺脫官獅的威嚴,追求活潑乖巧的人情味,充滿養生活氣息。

        南獅雕塑主要流行于我國東南沿海地區,包括廣東、福建、廣西,海南、臺灣等省。南方氣候濕潤,物產豐富,民眾的生活相對安逸,在這種環境下,南獅造型形成了自己的特色。南方民獅體量一般不大,四肢短小,眼睛如體球狀,耳大如扇,身上鬃毛呈卷披狀,變化多樣,尾巴卷曲如蕉葉狀,額下長須飄拂。石獅造型不拘一格,富有變化,裝飾華麗,圓潤柔美,風格趨向玲瓏秀氣。一般以成對的形式出現,雌雄相伴,母子嬉戲,充滿人情氣息。廣東佛山祖廟的石獅子雕塑極具地方特色,其中獅子的耳朵尖豎如扇,口中含珠,圓眼外凸,其裝飾花哨,繁褥復雜,整體外形更像獅子狗。福建惠安民獅雕塑造型玲瓏纖巧,形態神韻栩栩如生,以“圓雕鏤空”之技法創作的透雕繡球可稱為天工之作。北獅發源于黃土高原,主要流行于黃河流域中下游地區和西北、西南廣大地區,包括山西、陜西、山東、河南、河北、甘肅、湖北、安徽、四川、西藏等省這些地區地域廣大,有深厚的歷史文化積淀,氣候環境相對惡劣。寺院石雕獅子 

       北獅雕刻多用青石、大理石、沙巖等材料,雕刻風格粗獷大氣而又威嚴素雅。石獅造型圓中帶方,渾厚實在,軀體雄渾強健,看起來強悍有勁。流傳于晉陜地區的拴娃石、拴馬樁等石獅雕刻,造型小巧,風格純樸敦厚,表現夸張,形態各異,反映出黃土高原所特有的雅拙率真的風土民情,具有濃郁的民間地域特色。明清時期民間獅子雕塑除了守門石獅外,作為建筑裝飾獅,還被廣泛運用于建筑

    的諸多部位上,如:橋柱獅、望柱獅、影壁獅、柱礎獅、石牌樓獅子、拴馬樁、門枕石、鎮紙石獅、鎮鼓石雕獅子等,具有濃郁的民族民間特色。著名的的盧溝橋,建于金大定年間,橋柱上的望柱獅雕鑿于明朝止統九年(公元1444年)。盧溝橋上建有一百四十個橋柱,每個柱頭上都刻有活靈活現的獅子雕塑,雌獅撫慰小獅,雄獅踏弄繡球,大獅身上爬伏小獅,其樂融融,最小的獅子僅幾厘米長,神態各異,栩栩如生。中國古建筑學家羅哲文先生在《名聞中外的盧溝橋》中描繪:“……有的昂首挺胸,仰望石天,有的雙目凝神,注視橋而,有的側身轉首,兩兩相對,好像在交談,有的在撫育獅兒,好像在輕輕呼喚,橋南邊東部有一只石獅,高豎起一只耳朵,好似在傾聽養橋下潺潺的流水和過往行人的說話……真是千姿百態,神情活現。”

      明代劉侗《帝京景物略》記載“石欄列柱頭,獅母乳。顧抱贅負,態色相得,抱匾獅子_迎賓獅子_迎客獅子

    數之不輒盡”。明代蔣一葵所著《長安客話》記載:盧溝橋“左右石欄刻為獅形,凡一百狀,數之輒隱其一。1962年,北京文物工作者對石獅子進行編號清點,清點出大小石獅子485個。1979年對獅子數量又復查,新發現了17個,至此盧溝橋石獅子的總數為502個。山東單縣城內的張家牌樓,建于公元1778年,高十_米左右,寬8米,雕有上百只大小獅子,有“百獅坊”之稱。石獅造型栩栩如生、神態各異,整體雕刻構思精巧、刻畫細膩。有許多由獅子形象演變而出的神獸造型,如:椒圖、又被稱為鋪首。其外形如獅頭,領域觀念強,一般用作大門門環上或雕刻于門板上。民間藝人們在創作石獅過程中,總結出很多經驗,如:十斤獅身九斤頭,剩下一斤掉后頭,巡山獅子要兇,拴娃獅子要喜,十斤獅子九斤頭,一雙眼睛一張口,等等。這些造型口訣,體現中國民間獅子的形象特色、精神氣質和使用功能,形成了千百年來盛傳不衰的石獅形象。

        中國石獅雕塑藝術源遠流長,歷經兩千多年的歲月,經過歷代的傳承,成為中華民族的標志。石雕獅子在造型藝術上,展現出不同的歷史時期,不同的地域文化,都有不同的特點和藝術風格。石雕獅子藝術形象蘊含養大量的文化信息,完整的反映出華夏歷史的發展脈絡和興盛衰落,反映出中華民族堅定自強的民族精神,是中華傳統文化的珍貴遺產。

    版權屬于: 嘉祥縣長城石雕廠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其他人閱讀了:

     


     
    關鍵詞:
     

    在線留言

    留言內容
    用戶名
    聯系方式
    驗證碼 
     
     

    留言記錄

      暫無數據
     
     
     
    bt磁力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