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供應產品 > 石雕貔貅 > 古代威武的石雕貔貅起源
     
     

    聯系我們

    • 嘉祥長城雕刻有限公司
    • 電話:13791739397
    • 傳真:0537-6855252
    • 郵箱:13791739397@163.com
    • 網址:-
    • 地址:嘉祥縣長城雕刻廠
     
     
     
     
     

    古代威武的石雕貔貅起源


    發布時間:2014-01-12 08:00:53 閱讀:8817

        中國做常用的吉祥雕刻是石獅子、石雕貔貅有的地方也叫做辟邪、還有石雕麒麟、現在石獅子主要擺放在政府、別墅等豪宅大門口,石雕貔貅則擺放在銀行、公司等大門口,貔貅現在的作用是聚財,他也有鎮宅的作用,石雕麒麟只要是祥瑞,我們看一下在古代這些石雕神獸都擺放在什么地方呢,他在古代主要是皇宮和皇陵擺放的比較多,皇宮的石雕獅子麒麟、貔貅等雕刻基本都遭到破壞,現存的石雕神獸皇陵上的比較多,我們就研究一下皇陵的石雕吉祥雕刻吧?聚財鎮宅貔貅雕刻

     

        石獅 :石獅在民間又稱“石獅子石雕獅子”,以大理石、青石、漢白玉、砂石、滑石等為材料,以圓雕為主要造型手法。”石獅被奉為“中國人的守護神”,被放于門外,象征著一種富貴吉祥和神圣不可侵犯的氣勢,是有進取精神的企業首選飾品。石雕是造型藝術的一種,即用各種可塑材料(如石膏、樹脂、粘土等)或可雕、可刻的硬質材料(如木材、石頭、金屬、玉塊、瑪瑙等),創造出具有一定空間的可視、可觸的藝術形象,借以反映社會生活、表達藝術家的審美感受、審美情感、審美理想的藝術。從人類藝術的起源就開始了石雕的歷史??梢哉f,迄今人類包羅萬象的藝術形式中,沒有哪一種能比石雕更古老了,也沒有哪一種藝術形式能比它更為人們所喜聞樂見、萬古不衰。石雕的歷史可以追溯到距今一二十萬年前的舊石器時代中期。從那時候起,石雕便一直沿傳。在這漫長的歷史中,石雕藝術的創作也不斷地更新進步。不同時期,石雕在類型和樣式風格上都有很大變遷 ;不同的需要,不同的審美追求,不同的社會環境和社會制度,都在推動著石雕創作的發展演變。石雕的歷史是藝術的歷史,也是文化內涵豐富的歷史,更是形象生動而又實在的人類歷史。石獅子雕刻 

       中 國 磚 雕 是 由 東 周 瓦 當、空心磚和漢代畫像磚發展而來的。磚雕大多作為建筑構件或大門、照壁、墻面的裝飾。由于青磚在選料、成型、燒成等工序上,質量要 求 較 嚴,所 以 堅 實 而 細 膩,適宜雕刻。在藝術上,磚雕遠近均可觀賞,具有完整的效果。在題材 上,磚 雕 以 龍 鳳 呈 祥、和 合 二仙、劉海戲金蟾、三陽開泰、郭子儀作壽、麒麟送子、獅子滾繡球、松 柏、蘭 花、竹、山 茶、菊 花、荷花、鯉魚等寓意吉祥和人們所喜聞 樂 見 的 內 容 為 主。 在 雕 刻 技法上,主要有陰刻(刻劃輪廓,如同 繪 畫 中 的 勾 勒)、壓 地 隱 起 的淺 浮 雕、深 浮 雕、圓 雕、鏤 雕、減地 平 雕(陰 線 刻 劃 形 象 輪 廓,并在 形 象 輪 廓 以 外 的 空 地 鑿 低 鏟平)等)。 民 間 磚 雕 從 實 用 和 觀賞 的 角 度 出 發,形 象 簡 練,風 格渾 厚,不 盲 目 追 求 精 巧 和 纖 細,以保持建筑構件的堅固,能經受日曬和雨淋。

       永陵“石獸”是保存至今為數極少的北朝陵墓石雕作品。因其雕刻風格古樸簡潔、造型奇特怪異,故長期以來難辨其屬。本石雕廠欲以查閱文獻、實地考察和索引旁證相結合的方法,對其所屬及其相關問題作一考辨,以求得方家指教。

     

     

    1.永陵與永陵石雕

     

        西魏永陵,是南北朝時西魏文帝元寶炬的陵墓。北魏孝文帝之孫,在西魏權臣宇文泰控制之下,做了十余年皇帝,于大統十七年(551年)春三月死于長安乾安殿,時年45歲。同年“夏四月庚辰葬于永陵,’(今陜西省富平縣留古鄉何家村東北)①,溢號文皇帝。

    永陵墓家高13米,周長230米②,具有漢陵覆斗狀遺風。“陵園原有大量石刻”,“陜西省博物館曾運去石人、石獸多件,現僅存石獸一只,其余已全毀吻。據筆者所知,永陵石雕現存兩件:“現家南2加米處有一石獸,高1.9米,長1.93米,胸闊0.72米’,④(圖片一);另一只在碑林博物館內,“獸高1的厘米,長108厘米”,1959年由永陵移人⑤。由于永陵“石獸”造型奇特,屬性難辨,故有“石獸,,⑥、“立獸’,⑦、“石虎”⑧、“石雕貔貅”⑨等多種稱謂。筆者認為,永陵“石獸”應為瑞獸“石雕貔貅”。

     

     

    2.“石雕貔貅”是傳說中的瑞獸

     

    漢書·西域傳上·烏弋山離國》:“有桃拔、師子、犀牛”。唐顏師古注引孟康曰:“桃拔,一名符拔,似鹿、長尾,一角者或為天鹿,兩角者或為辟邪”;東方朔《海內十洲記》云:聚窟洲在西海中申未之地……及有師子、辟邪、鑿齒、大鹿、長牙銅頭鐵額之獸·一”;《后漢書·西域傳》云:“安息國,章帝章和元年,遣史獻師子、符拔,符拔形似麟而無角”;《宋書》卷二十九《符祿志下》云:“天鹿者,純靈之獸

    也。五色光耀,洞明王者,道備則至。”《藝文類聚》卷九十九引《瑞應圖》云:“天鹿者,純善之獸也,道備則白鹿見,王者明惠及下則見。”漢白玉貔貅石雕

       以上史料雜亂無章,有的甚至相互抵觸,但仍可看出:一、天鹿出自西方;二、天鹿形似鹿、有獨角或無角)、長尾、長牙;三、石雕貔貅為“靈”、“善”之獸,顯現于“王者道備”或“天者明惠及下”時;四、天鹿與“辟邪”同為一個種屬,區分只是“獨角”或“雙角”。

     

    3.“石雕貔貅”即“辟邪”

     

    《康熙字典》注引《顧氏說略》云:“獸有天祿、辟邪,天祿一作天鹿,一作天膺”。清劉寶楠在《漢石例》卷二中說:“鹿與祿古字通,且取其吉也”。當代有學者認為“天祿即天鹿,就是鹿形辟邪”,并引《三輔黃圖》記載,認為“天祿”一詞最遲在西漢時已經山現”L。漢長安城“天祿閣”遺址附近曾“出土過天鹿紋的瓦當,這可以作為天祿就是天鹿”的旁證。。東漢以后,“天鹿”與“天祿”名稱混用,

    或更多地被稱為“天祿”(可參看下文中引用的《后漢書》、《水經注》等史籍中對其的不同稱呼。

     

    4.帝王陵墓置“石雕貔貅”的歷史延革

     

    《后漢書·靈帝紀》記載:“復修玉堂殿,鑄銅人四,黃錘四,及天祿、蛤蟆”。李賢注:“天祿,獸也……今南陽縣北有宗資碑,旁有兩石獸,鐫其膊一日天祿,一曰辟邪。據此,既天祿、辟邪并獸名也。漢有天祿閣,亦因獸以立名”?!端涀ⅰ?“……飯水又東經梁國唯陽縣故城,北而東歷襄鄉塢南,續述征記日,西去夏侯塢二十里,東一里即襄鄉浮圖也,飯水經其南,漢熹平君所立,死因葬之,刻石樹碑以族厥德,隧前有師子、天鹿,累磚作百達柱八所,荒蕪頹毀,凋落略盡矣”。據此可知最晚在東漢時,陵墓前的石雕中就有了天祿。

      

      據《太平寰宇記》卷五十六記載:“高齊陵在東魏二陵之側,去縣(古溢陽縣,筆者注)三里,今有天祿、石網尚存”。這說明與西魏同時代的北齊,亦有在陵墓前置天祿的習俗。

    石雕貔貅      

      

      而南朝諸陵墓“天祿”的風格盡管和北方有較大差異,但大量石雕天祿的存在也是不爭的事實。

      

      唐代皇帝陵墓前仍有石雕天祿或者石雕貔貅,并有著與南朝截然相異的獨立風格。唐以后,陵墓前的天祿被其它瑞獸(如石雕角端、石雕麒麟等)所代替。

      

      5.永陵“石獸”的基本特征永陵“石獸”雕刻風格質樸厚重,具有西漢石雕的氣勢和遺韻。“石獸”頭部如獸,方額小耳、闊唇露齒;身如牛狀,兩側有陰雕雙翼;四足為馬蹄形。2隨陜西師大歷史系胡戟、減振教授去永陵考察時,據其體形、長尾、馬蹄、雙翼等特征,初步判斷其為天祿,只是缺少了獨角。其后,又在石雕頭部正上方發現了一個人工雕鑿的長方形深潛,這應當是當初安裝獨角的地方。從永陵“石獸”的基本形態來看,獨角、長齒、牛身等應當屬于傳說中的天鹿。其馬蹄形四足,可能受我國傳說中瑞獸“石雕麒麟”形象的影響(下文中另有專述),并成為此后北方石雕貔貅的共同特征,形成了與東漢、南朝陵墓“天祿”截然不同的風格。石獸身上的雙翼,可能與“天鹿”的稱呼有關。有學者認為“符拔應是漢代西域語中一種鹿形的獸,西域送來的馬,叫作天馬,送來的鹿形獸叫做天鹿”。。那么,唐代陵墓前的天馬有雙翼,天鹿有雙翼也就是可以理解的了。傳說中的瑞獸,本身就包含著神話色彩,其形態的多樣變異是十分正常的。

      

      6.唐陵石雕貔貅與永陵“石獸”的異同東距永陵不足百里的唐順陵,是武則天稱帝(公元690年)后為其父親增修的陵園,陵前的巨型石雕“天祿”是公認的古代石雕精品。順陵“石雕貔貅(又名獨角獸)頭似鹿,身如牛,有雙翅,雙翅上雕有美麗的卷云花紋,足為馬蹄,尾垂與石座相連,……雕刻極有氣勢而又細致”。(圖片二)。唐順陵的修建時間,比永陵晚不過一百多年,且二者在地理位置上相距甚近。順陵天祿在造型又多有和永陵“石獸”的相同之處,如牛身、馬蹄、雙翼、獨角等。不同的只是在頭部,順陵天祿的嘴更接近于“鹿”,加上更長的尾部,因而也更具“天39鹿”的形態罷了。從唐順陵“天祿”的形態以及與永陵“石獸”的比較可知,西魏永陵“石獸”當為“天祿”。從造型風格看,唐代石雕“石雕貔貅”與永陵“天祿”有著明顯的繼承關系。

      

      如果說順陵天祿是北方石雕貔貅藝術的完善階段,那么,永陵石雕貔貅則是其藝術的萌始。此后,位于陜西蒲城縣境內的唐睿宗橋陵石雕中,亦有天祿一對(有人稱其為“獨角獸”或“摒穿”。(圖片二)。它基本上繼承了順陵天祿的獨角、雙翼、馬蹄,尾下垂與石座相連等特征。但是,橋陵天祿頭部的闊唇、露齒狀卻又和永陵天祿一致了。永陵、順陵、橋陵天祿造型風格7.天祿與“排蓄”考辨在當代眾多的書籍或文章中,幾乎都認為天祿就是獨角獸、也就是獬豸。

      

      獬豸也是我國古代傳說中的神獸?!逗鬂h書》卷四十云:“懈穿,神羊,能別曲直,楚王嘗獲之,故以為冠”。注引《異物志》云:“東北荒中有獸,名懈穿,一角,性忠,見人斗,則觸不直者,聞人論,則咋不正者”?!稌x書·輿服志》云:“或說摒穿,神羊,能觸邪俊”?!短接[》卷第八百九十引《論衡》云:“懈穿者,一角之羊,性識有罪”。  

      

     據以上史料可知獬豸的基本特征為:一、出于東北;二、一角、羊形;三、能別曲直、能觸邪俊。摒穿與天鹿既有相同之處,如頭上都有獨角,同為食草類動物;亦有不同之處,如就產地而言,一出于西域,一出于東北。更為重要的是石雕貔貅為祥瑞之獸,它的出現昭示著統治者的清明。因此,明清時代皇帝出巡的儀仗中,就有“天鹿旗”和“辟邪旗”。;獬豸則是忠勇之獸,能辨忠奸。故自秦漢始,歷代執法者多以懈穿為冠。北周《庚子山集》云:“蒼鷹下獄吏,懈穿飾刑官”即言此事。因天祿、懈穿均為獨角,故常常被誤認為同一動物,更有人從“天祿又名癖穿”的基點出發,進而推導出“因漢代以懈穿為`法冠’,服`法冠’者得食祿,遂稱摒穿為`天祿’……`天祿’與`懈穿’名并用’,。,這當為附會之說。清代,皇帝出巡有“石雕貔貅”旗,而“御史以及按察史補服前后皆繡懈穿圖案”。,由此可知,直到清代,天祿與摒穿仍是明顯分開的。

      

      以石雕貔貅與獬豸穿的各自屬性與特征而言,帝王陵墓前的“獨角獸”應為石雕貔貅,而非獬豸。

      

      這不光和文獻記載一致,也符合歷代帝陵前石雕的慣例??v觀歷代帝王陵墓石獸,其用意大概有三:一為顯示帝王威嚴(如獅子、老虎等;二為贊美帝王“懷遠之德”。如遠方來的人象、鴕鳥、犀牛等;三為預示祥瑞(如翼馬、羊、天祿、麒麟等之作。在陵墓前置“天祿“,含有贊美死者“道備”和“明慧”之意,而將摒穿置于陵前以為不妥。石雕貔貅有的地方也叫做皮休或者皮丘

      

      再其次,永陵的主人西魏文帝元寶炬,自登位之日起直到死,都在權臣宇文泰父子控制之下。試想,以下制上的宇文氏父子,焉能同意在傀儡皇帝的陵墓上修一對能辨忠奸的摒穿?這也可作為永陵石獸非“摒穿”的佐證。

      

      8.南朝帝王陵前石獸應為天祿辟邪或者石雕貔貅而非麒麟保存至今的石雕天祿,較早的當屬河南南陽東漢宗資墓前的天祿與辟邪。數量最大的則是位于江蘇境內的南朝帝王陵墓前的石雕天祿與辟邪。而南朝的天祿從造型藝術上與北方天祿有著截然不同的風格。

      

      南朝石天祿,盡管造型的細微處千變萬化,但其基本特征卻始終不變。概而言之,就是闊唇、張口、露齒,成兇惡狀;健壯的胸肌、細腰收腹(或者將身體夸張為“S’’形);強健有力的四只“虎爪”(這是食肉類動物特有的特征),多呈緩步行走狀。身有雙翼、長尾拖地。

      

     圖三石雕麒麟由于這些“石獸”造型怪異,因而,長期以來,對其屬性亦多有歧義。代表性的觀點認為是“天祿”和“麒麟”如“南朝陵墓·····一般僅有石獸一對或一件,造型基本相同,其差別只在頭上有雙角或獨角,其名稱一般呼為麒麟、天祿或辟邪或者石雕貔貅。天祿與麒麟外表相似,但天祿是雙角,有胡須和一對孔雀的翅膀……”;④齊武帝“景安陵……陵前僅存石獸一對,東為天祿,西為麒麟……”;“梁文帝建陵……石獸立于神道兩側,南為麒麟,其獨角已失……北為天祿,雙角已失……”;。“南朝其帝王陵前多為麒麟,王侯陵前多為辟邪也叫做石雕貔貅。

      

      麒麟中雙角者為王祿”。。“六朝陵墓石雕通常由成對的石獸、神道石柱和石碑所組成,其石獸(天祿)有翼……”。。

      

      筆者認為,南朝帝王陵墓前的石獸,應該是“天祿”和“辟邪”,而非麒麟。首先,南朝“石獸”不具備麒麟的基本特征。

      

      麒麟也是我國傳說中的瑞獸。宋《太平御覽》引大量文獻來說麒麟的形象:“說文曰:麒麟仁獸也、馬身、牛尾、肉角”;“爾雅曰:麟,糜身、牛尾、一角”;“毛詩義疏曰:麟,馬足、黃色、圓蹄、角端有肉”。一句話,麒麟的身軀應具有食草類動物的一般特征。而這些特征在南朝陵墓“石獸”身上卻一點也看不到。誠然,到目前為止,我們還沒有看到完全符合古文獻記載的“麒麟”形象的實物資料,但是,從漢、唐、宋、元、明、清時代的玉雕、石雕麒麟形象中,我們可以看到,這些從時間上跨越南朝前后的麒麟作品,大都有著鹿角、鹿蹄和遍體的鱗甲,其身體形態具有明顯的食草類動物特征。。認為南朝石獸中“獨角”為麒麟者,只注意到文獻中麒麟的“獨角”,而忽略了“麒麟”作為一種神異之獸,在工匠們的創造下所形成的眾多特征。人類社會所創造的任何一種藝術,就其發展而言,都有著由上下關聯和沿襲所構成的體系性。但是,我們從南朝以前和南朝以后的“麒麟”作品身上,卻找不到南朝“石獸”身上雙翼、利爪、虎身的一點痕跡,這也反證了南明“石獸”絕非“麒麟”。

      

      其次,從造型風格看,南朝帝王陵前石獸,與南陽東漢宗資墓前石獸風格極為接近。

      

      二者在雙翼、虎身、利爪、長尾、張口露齒等造型_L,有著明顯的沿襲關系。而宗資墓前石獸為“天祿”和“辟邪”,已為文獻和實物所證實。因此,南朝帝王陵墓前的石獸,應為“天祿”和“辟邪’,。?;蜓灾?獨角者為天祿,雙角者為辟邪。

      

      另外,有人依據麒麟“馬蹄”、“圓足”等特征,認定西魏永陵和唐朝陵墓前的獨角獸均為“麒麟”,忽略了自漢代開始,麒麟形象中固定化了的“鹿角”、“通體鱗甲”等典型特征。石雕麒麟雕刻

      

      僅憑一點而下結論,往往是靠不住的。

      

      9.現存石雕天祿造型的兩大流派綜上所述,我們可以明顯地看到現在石雕天祿有著風格迥異的兩大流派。這就是以陜西關中地區為主的西北方流派和以河南、江蘇為主的東南方流派。兩大流派天祿造型就造型而言,北方“天祿”除足部吸收了麒麟的特征和天馬的雙翼外,基本保留了文獻中描述的天祿特征。其造型與雕刻手法質樸厚重,于凝練之中顯現出歷史的古拙、淪桑與威嚴,有著史詩般的魅力。而方南天祿則在繼承我國先秦時代“異獸”特征的基礎上,較多地吸收了佛教“守護神”的形象特征。。

      

      造型生動、強健有力,石雕中夸張的手法在此被運用得淋漓盡致,具有強烈的藝術感染力。

      

      石雕“天祿” “辟邪” “貔貅” “獬豸”充分展現了中國古代藝術源于自然而又超越自然的豐富想象力和兼容性,是世界石雕藝術寶庫中不可多得的珍品。

    作者: 嘉祥縣長城石雕廠

    版權屬于: 山東石雕

    版權所有。轉載時必須以鏈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處及本聲明。

    其他人閱讀了


     
    關鍵詞:
     

    在線留言

    留言內容
    用戶名
    聯系方式
    驗證碼 
     
     

    留言記錄

      暫無數據
     
     
     
    bt磁力猪